<center id="1q41p"></center>

    <center id="1q41p"><em id="1q41p"><p id="1q41p"></p></em></center>

    <code id="1q41p"><nobr id="1q41p"></nobr></code>

      <del id="1q41p"><small id="1q41p"><optgroup id="1q41p"></optgroup></small></del><tr id="1q41p"></tr>
      <th id="1q41p"></th>
      <object id="1q41p"></object>
        <object id="1q41p"></object>
        <code id="1q41p"><em id="1q41p"></em></code>
        <dfn id="1q41p"><var id="1q41p"><noscript id="1q41p"></noscript></var></dfn>
        <th id="1q41p"><sup id="1q41p"></sup></th>
        1. <del id="1q41p"><small id="1q41p"></small></del>
        2. <del id="1q41p"></del>
          您好!歡迎您進入蘇州安科眾達凈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! 網站首頁 | 添加收藏 | English | 中文版
          工程實例展示
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了解更多詳情請咨詢
          0512-68249823
          0512-68240292-812
          聯系人:張先生
          或給我們留言
          新聞資訊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
          生態轉型改變產業結構 企業需要綠色創新
          來源: 點擊數:3038次 更新時間:2017/1/14 16:16:54
          當原有的經濟模式運行接近極限或進入拐點,各類經濟主體原有的慣性依賴亦需逐步放棄。尤其是,高耗能高污染行業及其產品服務,需要整體轉往循環經濟低碳經濟綠色經濟技術路徑。日前,由中國社科院環境與發展研究中心等部門聯合在京主辦的2016世界地球日生態論壇上,很多專家提出了建議。

          “當原有的經濟模式運行接近極限或進入拐點,各類經濟主體原有的慣性依賴亦需逐步放棄。尤其是,高耗能高污染行業及其產品服務,需要整體轉往循環經濟低碳經濟綠色經濟技術路徑。”日前,由中國社科院環境與發展研究中心等部門聯合在京主辦的2016世界地球日生態論壇上,社科院經濟所研究員韓孟如是表示。

          以“生態轉型與綠色創新”為主題的此次公益論壇上,很多專家提出了建議。

          生態農業是世界大勢

          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所環境經濟研究室主任張友國團隊,以實證分析顯示了農業生產方式對環境的極大影響:在發達國家,商業化農業占主導,割裂了農場主發揮環境管理代理作用的途徑,農業生產者為了獲取最大利潤,不斷提高農業產量,使得農業成為一個高投資高產出,人工操縱程度越來越高的高風險系統。

          “工業化農業向傳統化、綠色化轉變的種種回歸大潮正在世界涌現,勢不可當。”農業部規劃設計研究院金宏斷言。

          金宏指出,在唯GDP至上時期,以大規模、集約化、高效率農業為主導,片面發展工業化農業,只追求高產單一指標,就會造成物種退化,許多優良資源損失。而物種多樣性喪失,直接導致生命、生存環境的惡化。

          “我國最大的污染源、破壞生態平衡的‘大老虎’,是化學農業。不僅嚴重污染環境,還制造了嚴重的食品安全問題。”社科院食品安全課題組、農工黨生態扶貧課題組邢東田指出,改變這一被動局面,最好的辦法,就是發展生態農業。

          邢東田提出,生態扶貧,對口協作,在保證誠信與責任的同時,將會大大降低產品價格,讓更多的人吃上安全放心的生態產品。

          不宜盲目追求可再生能源高比重

          我國風電和光伏發電的累計裝機容量分別于2012年和2015年成為全球風能和光伏發電裝機容量最大的國家。

          這一成績令人矚目,但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所研究員鄭玉歆提醒:要看到,我國可再生能源設備制造的多數企業過度依靠補貼、國際市場、低成本優勢,核心技術來源于國外,關鍵工藝、設備和原材料嚴重依賴進口,自主研發水平較低。

          同時,風電、光伏發電的效率受到儲能技術發展滯后、上網難等問題的嚴重制約,棄光、棄風現象普遍。產能過剩問題令人關注。

          我國財政現在每年都要支出數百億元用于可再生能源的補貼,鄭玉歆表示,“這種補貼的實質是用化石能源的盈利去補貼可再生能源的虧損,是在用高成本的能源去替代低成本的能源,大規模應用代價過大。”

          在此情勢下,我國可再生能源應適度發展,不宜盲目追求可再生能源的高比重,不能因為方向對就鋪攤子、上規模、一哄而上。

          在可再生能源技術尚未出現重大突破的情況下,鄭玉歆建議應該建立適當的行業準入制度,限制落后,扶植先進,以提高財政補貼的有效性。同時,對于可再生能源對環境改善的作用不宜期望值過高。我國環境污染問題的解決,終究離不開產業結構轉型升級,離不開傳統能源的清潔使用。

          警惕核污染

          一份切爾諾貝利核事故報告顯示:從核輻射范圍來看,甚至1500公里以外的德國和相距更遠的英國都受到核輻射塵的污染。如果需要徹底消除切爾諾貝利核泄漏事故的后遺癥,至少需要800年。

          鄭州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公共事業管理專業學生郭士博發現,核污染早已經成為十大環境問題之一。核污染已然成了人類擺脫不掉的陰影,亦是人們不能承受之重。核污染包括核輻射、原子塵埃等本身引起的污染,還有這些物質污染環境后帶來的次生污染。比如被核物質污染的水源具有危害范圍大、持續時間長、破壞時間長的特點。

          中國核工業北京地質研究院研究員孫文鵬建議,必須改變對核安全的觀念,不能把核安全建立在核技術可以消除事故的假設基礎上,而應致力于不僅使核災難發生概率最小化,更要使核災難的危害最小化。

          與會專家同時提醒,環境保護,企業是主體,政府有責任,公眾是基礎,大家應從自身做起。
          【刷新頁面】【加入收藏】【打印此文】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    上一篇:風淋室是節能環保行業的產物 下一篇:產業發展動力強勁 電子垃圾處理或進入新階段

          十四以下岁毛片带血a级,欧美另类69XXXXX ,国产精品大屁股白浆一区二区,中国小伙子GAYSEXTUBE